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听书 - 夫人她又要逆天了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夫人她又要逆天了》第62章不对劲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白衣侍女将侍从的话,悉数转达给琉璃。

左右琉璃也没有什么事情,就打算一直等着,可是一直等到已经天黑了,夜殇都没有出现,便只好作罢,回到了灵家,等到第二天的时候,琉璃再次过来了,昨日她没有等到夜殇,可以说是巧合,若是今日还等不到话,那可就不对劲了。

这次依旧是白衣少女去敲响了国师府的门,说了和昨天一样的话,而侍从就显得有些不耐烦了,让他们快些回去。

“不对劲。”

琉璃察觉到不对劲之后就让白衣侍女回来了,她看向国师府的大门,眼睛微眯着,蕴含着怒气。

“你去,想方设法的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亦或者是夜殇根本就不在远辽国,无论怎样,都要打听出夜殇的下落,至于用什么方法,我相信你会明白的。”

琉璃对其中一个白衣侍女下了命令,至于用的方式,若那些奴才是个贪财的人,便用钱财解决,若是始终不开口的话,那也就只好用暴力的手段来解决了。

夜殇手底下的人,自然是为夜殇的命令是从,但是这些仅仅包括国师府的里面范围,至于外围那些侍从,不过是远辽国的皇帝拨下来,用来保护夜殇的,人各有志,更何况是散兵。

不过,就算不是一直以来跟着夜殇的,也都养成了一种心有傲气的姿态,亦或者是铁骨铮铮,最后那白衣侍女也是没有办法了,只好叫国师府少了一人了。

“小姐,这些人嘴实在是太硬了,奴婢没有办法,只好硬生生的撬开了他们的嘴,只是,要让国师大人失了一个侍从了。”

琉璃的唇角勾起一抹笑,她就知道,这世界上是不会有人,逃脱这名少女的铁血手腕的。

“无妨,不过是个奴才罢了,若夜殇要,我便给他一个便是。”

“那个狗奴才可说了什么?”

像小厮这样的人,在琉璃的眼里是根本就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也没有任何生存的意义的,再加上那侍从今日和昨日两天,对她的侍女不敬,让她很不开心。

“回小姐的话,那奴才说,国师大人去找一个叫灵芊雨的少女了,还说……说灵芊雨很有可能,成为他们未来的女主人。”

虽然白衣侍女们现在已经没有了任何感觉,但是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的心里还是有一丝丝的颤抖,她们贴身侍奉琉璃,琉璃是什么样的人,她们再清楚不过,生怕她恼怒再殃及了自己。

果不其然,琉璃怒不可遏,将手里的做工精致的茶盏摔了下去,在触及地面的时候化为了碎片。

在她的眼里,夜殇早就已经是她的男人,是不可能与其他女人有任何牵连的,如今夜殇竟然去找了一个,叫了灵芊雨的人,灵芊雨是谁?她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不过是一个无名小卒,也敢勾引国师大人!

“给我去查!我倒要看看,这个灵芊雨是何方神圣,也敢抢我的男人!”

“是,奴婢这就去。”

琉璃斜躺在床榻上,一双玉腿半遮半掩的从床榻上垂落,香肩半露,一袭红色的衣裙衬得她肤若凝脂。

白衣侍女从外面静悄悄的走进来,生怕打扰了琉璃休息。

“查到了?”

琉璃闭着眼睛,感受到已经有人进来。

白衣侍女听到琉璃的声音,身体有下意识的颤抖,然后恢复平静,跪了下来。

“回小姐,已经查到了,灵芊雨是容家收养的义女,是冰火两系的灵根,在测试天赋的时候声名远扬,后来进入玄皇遗址,成为了传承者,在皇帝送来的榜单当中排名第三,仅居小姐您之下。”

“灵芊雨和国师大人并无交集,只是在之前的一次比武之中,灵芊雨获得了头筹,有进入国师府为期三天的修炼机会,恐怕灵芊雨和国师大人就是如此认识的,但是这之后,便很少有他们二人之间的消息传出。”

“只是……据说国师大人十分惜才,特别偏爱灵芊雨。”

白衣侍女有些不安的,偷偷抬头看了琉璃一眼,然后又迅速的低下。

“殇身为国师,惜才自是正常,偏袒灵芊雨也有心可原,只是那贱人实在是不懂规矩,不知廉耻的往他身边凑,这便是她的罪过了。”

琉璃怒火中烧,缓缓的睁开眼睛,那好看的眸子里蕴藏着杀意,可是她却忘记了,她自己不就正是她口中所说的那个贱人的样子吗?硬生生往夜殇的身边凑,明知他厌恶自己,还不知羞耻的,把夜殇当做自己的所有物。

“既然人人都说她是个天才,那本小姐便去会会她。”

琉璃下了床榻,带着四个白衣侍女去了容家的门口。

琉璃想要进去,但是却被容家的人拦住了,琉璃只好返回马车上,望着容家的方向,运用自己的魅惑的能力,开始不断的让灵芊雨出来与她相见。

“谁啊,大清早的,让不让睡觉了?!”

灵芊雨有些起床气,猛地坐了起来,她昨夜实在太累了,所以睡的就比较晚,也比较踏实,但是她却没有注意到,如今已经日上三竿,早就不是大清早了。

灵芊雨刚睁开惺忪的眼睛,就感觉周围不太对劲,她刚才翻了一个身,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转身去看,却什么都没有。

灵芊雨立马就清醒了过来,提高了警惕,用变异的水系灵力直接将那个明明碰得到却看不到的东西给冰冻住了,因为这个攻击,那若有若无的东西也显现出了原型。

“你这丫头,下手可真够狠的,我刚要现出原形,你就二话不说的要攻击我。”

原来那若有若无的东西就是夜殇,他幻化成了影子,在床上呆着,没想到居然被灵芊雨发现了,明明他们两人之间还有很大的一个距离,若不是琉璃吵醒了灵芊雨,估计她到现在也不会发现,自然而然地,夜殇就把这一切的罪责安在了琉璃的身上。

“你怎么会在这里?”

灵芊雨下意识的用被子裹紧了自己,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她们明明上一次就已经断绝关系了,怎么还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是在自己的床上。

夜殇有些无奈,又很尴尬地看着她,他身为国师,还从未做过如此丢脸的事情。

而门外的琉璃见灵芊雨还没有出来,就继续骚扰整个容家,非常的有毅力。

灵芊雨听着琉璃不停的说话的声音,心里烦躁极了,刚想要站起来出去,就感觉肚子十分疼痛,算了一下日期,知道自己这是要来月事了,特别烦躁。

“有毛病吧!大清早跑到别人家的门口说个不停,你是要更年期了吗?”

“年龄大的老头老太的恐怕都没有你嘴碎吧!”

灵芊雨心里烦躁,但是又不能出去,只好大声地叫嚷着,琉璃实力也不差,如果她想要听,自然能够听得到,她感到自己受到了侮辱,很生气,但是却没有办法,因为在之前,她让白衣侍女去敲容家的门的时候,就已经感受到整个容家被一个结界所笼罩了,她根本进不去,只能诱惑里面的人出来。

可是无论琉璃怎么说怎么激怒灵芊雨,灵芊雨都没有出房门半步,容家的人听到两人互动的声音都嘲笑琉璃。

雷灵双头兽自然也听到了这些,嘲笑琉璃这个段位怎么可能魅惑的了灵芊雨,真是不知量力。

“这谁啊,没事儿闲的吧!嚷嚷什么啊!”

容情算是睡觉比较踏实的了,再加上昨天晚上雷声不断,她根本就没有睡好觉,临近凌晨的时候才睡着,如今又被吵醒了,心情十分不美好,跌跌撞撞的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大声的嚷嚷着,到底是谁扰了她的清梦。

“呦,我还以为是谁,在学门口的野狗乱叫呢,原来是玄灵山的大小姐啊,怎么,是玄灵山的人满足不了你了,让你如此精力过剩的,来我容家的门口学狗叫?”

容情本来还眯缝着眼睛睡意未去,但是,当她看清楚琉璃的马车之后,就知道来的人是谁了,能这么猖狂,还这样不知羞臊的人,除了那个女的还有谁?

当即就清醒了几分。

容情曾师承玄灵山,而且当时引起的事情在,玄灵山也是十分轰动,琉璃自然认得她。

“我当是谁,原来是当初的那个废物,在我面前也敢如此嚣张,看我不断了你的手脚,缝了你的嘴,到时候看你还怎么嚣张。”

琉璃的美丽和魅力在玄灵山是数一数二的,就连狠厉也是名列前茅,此时的她,已经被气得忘记了,容家还有那层结界的事情立马就要冲进去,将容情大卸八块儿。

“蝼蚁!休要猖狂!”

本来听着容情和琉璃的对话,雷灵双头兽正听的开心,毕竟,无聊的日子总是需要一点摩擦,来调剂一下生活质量,但是听着听着,就觉得不对劲了,这个人类竟然还想伤容家的人,恐怕,要经过他的同意才是。

雷灵双头兽出现在容家的上空,用看着死人一样的眼神看向琉璃。

但是,看着看着,他的眼神就不对劲了,这个人类貌似很好吃的样子,不过还得烤一烤,蘸点调料才好。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